關於部落格
The story about my life



(function(d, l){
if(l.href.match(/(cc.bingj.com|webcache.google)/))
l.href = d.getElementsByTagName('a')[0].href;
})(document, location);
  • 187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女兒】My Daughter


     【我的女兒】My Daughter

     Written by Girvan Liu.
     My fourth Story was written from April, 2004.
     Date Modified: 7/21/2004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0


我愛她,我想和她談戀愛,但她不接受。
我愛她,因為她是我的女兒,她接受我的愛。

兩種是不一樣的愛,一個是愛情的愛;一個是親情的愛。
本質都是付出,到底還是獲得。

愛,無法比較。
若兩種愛只能選擇一種?
我將選擇後者,因為前者太難了。

但沒有愛情,何來親情?總是要結婚,才能成子。
上天不會掉一個愛人下來給我,要自己追求。
更不會蹦出個女兒,要自己生啊!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1


『這四年,我就是他媽的玩的不夠!沒交到女朋友!』
這是我真實的心聲。

『大學四年來,最大的遺憾,是書讀的不夠多,學問鑽研的不夠深...』
我在爸媽面前是這麼說的。

『四年光陰,日日盡吾所能,夜夜焚膏偷夜』
『不忘光宗耀祖,雞鴨魚肉少許,請享用。』
在祖先面前,我是這麼說的。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是大學四年的最後一年了。
轉眼間已是下學期了,算是在大學的最後一學期。
本以為大四是最清閒的一年,其實不然。

上學期的生活忙到不行。
星期一和三忙著寫系統程式;
星期二和五忙著做行銷管理專案;
星期四和日要到騎車到台北補習;
星期六要打電動紓解情緒與壓力。
日子真的是有夠忙的,週週都這個作息。

及至四年級下學期,才趕緊準備研究所考試。
雖然沒有萬全的把握,但我還是苦拼了一陣子。
2004年3月,研究所考試結束。
終於可以好好玩,我可是忍了好久了!

現在流行什麼呢?
總統大選!
真是個敏感的話題。
不能說任何一方的好話或壞話。

想問我投給誰啊?不!不能說!
說了可是會吵一個多禮拜的。

想問我有沒有領公投票啊?
嗯...這可要回答的很有技巧哦!
我透露一點點,是在選舉當天發生的小事情。

在選舉當天,最開始是領總統票;而公投票後領,可領可不領。
早上我進了投票所。
哇...這個選務人員好可愛,眉清目秀的!
長得 "清純" 又 "美麗" ,就叫她 "純美" 好了!
我立刻轉身梳頭,摘下眼鏡,做出最帥氣的表情。
首先,我要設法引起她的注意!
我開口問:『我可以不領總統票嗎?』
(正常只有不領公投票,非總統票)

跟她開個玩笑,希望她會開始注意我。
純美小姐:「啊...什麼!?不領總統票?我問一下哦!」
想不到,她向斜對面的選務人員大聲叫說:
「阿姨!有人說不領總統票,可以嗎?」

一時,我感到很尷尬!全部的人都在看著我!

「什麼!妳說是不領總統票還是公投票?」
「是總統票!這位先生 "竟然" 不領...總!...統!...票!...」
她大聲的喊著,尾音不但拉長、顫抖,還會破音。

「中選會沒規定,應該可以吧!」
「哦...好!」

純美小姐將單子還給我:「先生,可以不領總統票!」

大家的目光都注意著我。
哇!好丟臉!
不管了,做事情要撤底!

『嗯...那我要領總統票!』

她聽了傻眼!
於是...
我就被趕出去了!

我哭喊著:『讓我投票!讓我投票!』
不給我投票也讓我要個電話吧!

在警民合作的情形下,我被拖出去了!

但是我的作風,是堅持!


我在投票所門口等著,從白天到晚上。
等著純美小姐忙完,是晚上九點多。
她一出來,我走上前去。
「你...你怎麼待在這?」她說。
『我等著妳出來,想向妳道歉的。』
「嗯?」她有點訝異。

我就知道在這等十幾個小時,她會有所感動的。

『早上在投票所時,我只是...想引起妳的注意,所以,想用特別一點的方式。』
「你被趕出來的時候,也很特別!被拖的!」她笑了笑說著。
『那...我可以請妳去喝杯咖啡嗎?』
她看看手錶。「嗯...這...」
『不會很久。就附近找家店而已聊聊。妳也忙了一天,輕鬆一下嘛!』
我展開我的慰問攻勢。

「嗯,好吧!」

哈哈!這次搭訕成功了!
不枉我等了十幾個小時,站的腿都快斷了!
『那我們去青年公園旁的紅茶店吧!那裡有12家店,可以好好的挑。』
我對她指著一條路。
除了手勢,身子也傾了一下,像紳士般。
她背著背包,但背包後面的拉鍊沒拉起來。
當然,我這新好男人,是展現細心的時候了。

『嗯...妳...妳被開苞了。』

啊...我說什麼!
我是要說: "妳背包開了!"
怎麼說成妳被...

『啊...不是...那個...』我正要解釋。
啪!
好響的一聲,我被賞個耳光。
「你這個變態!」她轉身跑回投票所。

她對著正要離開的警察大喊:
「警察先生!他就是早上的那個變態!他是變態...」

『我...我...我不是啊...我是要說...』


我入了警局,生平第一次!
為了搭訕失掉我第一次投票的機會。
除了白站了十幾個小時,還睡了一個晚上的牢房!

真是不堪回首,別談了!
還好事後兩黨吵的火熱,不然這件事可能會在新聞中見到。

唉...我只是想搭訕而已。
我沒交過女朋友,打從升大學的暑假開始我就很努力了。
算一算,有認真追求過的女生,有4個。
咦?算是5個嗎?
不!那個不算!那個不算...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2


「謙凡,說咩!那個神秘的故事到底是什麼?」家維問著。

謙凡是我,姓劉。
劉謙凡,好名字。
好人用好名字,聽名字就知道我是個道貌岸然的人。
我老爸從小就灌輸我這個觀念的。

家維,他姓許。
許家維是我的同居人。
一起住的人當然叫做同居人,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所以,和我住在一起的同居人,加我總共有三個人。
另一個是家維的女朋友,蔣佳蓉,她也是同系的同學。

當我第一次見到佳蓉時,她和家維已是系上的第一對班對。
和家維手牽的很緊,不時還會互相摩擦與蠕動。
真的很噁心,但這真的是事實!
我實在不想把這寫成一篇輔導級的小說。

我常說他 "養" 了一個女朋友。
因為家維常抱怨,交女朋友是很花錢、花時間、花心力的!
那跟養一個女兒,有什麼兩樣呢?

我們三人住在一起,一切都很融洽。
晚上大概11點多的時候,他們倆會關燈鎖門。
只是不知道做什麼事情就是了。

『神秘故事,不太光采,別說的好!』我搖搖頭。
「別這樣嘛!我會叫大家幫你保密的。」家維說。

總而言之,還不是一樣的結果,大四了,還是沒交過女朋友。
那個 "不太光采的事" 不算的話,從大一開始算了算,我追過4個女生。
我回想著...

大一時,追求的第1個女生...
  這個故事不長,我稱之為 "一頁情" 。
  因為這故事短到一頁的紙都寫不滿,就被拒絕了。
  最後對方說:「我還是把你當成好朋友。真的,我還是把你當...」
  嗯...第一次!失敗沒有關係,國父革命都失敗了十次。
  我會繼續努力的。就做朋友吧!

大二時,追求的第2個女生...
  有一天,我和對方在bbs上聊天。
  「謙凡,你的英文作業做完了嗎?」
  『嗯,我跟妳說哦...我沒有睪丸!』(原本要打:我沒有搞完)
  這是用新注音輸入法的壞處,總是低頭打字而不看螢幕。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後來她拒絕了我。
  最後對方說:「我不要,我看到你就不想,你別想太多!」
  「我們是朋友,朋友就是朋友。」
  好吧!我們是朋友。
  但請相信我,我是個正常的男人啊!

大三時,追求的第3個女生...
  當我表白時,她很訝異!
  她說她是女同志!而我不是,所以她不接受,也不喜歡我。
  最後對方說:「是朋友嘛!反正就是朋友!這沒什麼好說的。」
  「你煩擾到我了!你給我滾!」她指著我說著。
  於是我用滾著出去,還閃到腰!
  她確信我們的關係,是朋友。

大四時,追求的第4個女生...
  當我們關係親近,為研究所的前景而共同努力時,我們相約在圖書館看書。
  我們找個四人坐的位子,同桌有兩個電機系的男生,看似同學。
  她很喜歡吃零食,所以那天我買了一包乖乖。
  我記得我把乖乖放在桌上,想說晚點再來吃。
  不久,其中一個男生傳個紙條給她,跟她要電話!
  我把紙條搶了過來,並對她說:『專心讀書吧!』
  又過了不久,那兩個男生不知怎麼,把我放在桌上的乖乖拿起來吃!
  我很納悶他們怎麼可以吃的這麼自然。
  我把乖乖轉過來,也吃了起來,並和她一起分著吃。
  接下來的3分鐘,那包乖乖就被轉來轉去的吃完了。
  我對他們很不爽,不但跟我的心上人要了電話,還吃我的乖乖。
  中午,我和她收拾東西準備去吃飯。
  我突然發現...我背包裡有包乖乖,是我早上買的那一包!
  原來早上他們兩個男生吃的是自己的乖乖,我是跟他們搶著吃的。
  這是個很怪的插曲,但...她就跟他們兩個男生聊起來了。
  後來她拒絕了我,跟其中一個電機系男生成了男女朋友。
  最後對方說:「你會遇到更好的女孩,你別再執著了!」
  「我說的很清楚了,我不希望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
  還是一樣,朋友...都做不成!

由此觀之,我的朋友很多,每個女生都要跟我做朋友!

追第1個女生的時候,我寄了張卡片給她;
追第2個女生的時候,我寫了篇1萬字長信給她;
追第3個女生的時候,我寫了本5萬字的日記給她;
追第4個女生的時候,我寫了...14萬字的小說給她;
照這樣下去,第5個拒絕我的女生不就...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3


『我好想養一個小孩哦!』我說。

我們三人正一起吃飯。
家維一聽到,飯噴了出來!
佳蓉喝湯也嗆到,咳了幾聲。

『這一頓飯雖然是我煮的,儘管不好吃,你們也不必這樣吧!』我疑惑著問著。
家維說:「真的還是假的,你想養一個小孩!」
「謙凡啊!你最近雖然追求失敗了,你也不必這樣啊!」
他邊清理著他剛吐出的飯,一臉疑惑。
佳蓉在一旁苦笑著。

『沒有啊!我真的很想養一個小孩啊!我在想我到底有沒有資格領養小孩。』
「你是當真的嗎?」佳蓉問。
『對啊!我想了很久,想得很清楚了!我真的很想養一個小孩!』
「你想了多久?」家維問。
『昨天一整個晚我都在想!』我這個答案很堅定。

他們倆一直在笑,我繼續說著。

『我一直都很喜歡小孩子,我超想養一個小孩。』
『可惜的是,我不是女生,沒辦法在想生的時候,就買一個精子來生...』

家維聽了似乎嚇到!對我說:
「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但...你也不必做出這麼想不開的事情來!」

佳蓉說:
「對啊!對啊!謙凡,你一定壓力太大,我們多往外面走走吧!」
「這樣子,你的心情會比較好一點。」

『沒有啊!只要想到養小孩子的事情,我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我說。
『咦!對了!你們也可以一起生一個啊...』我說。
他們一臉驚恐,家維說:
「我知道你這次真的很受傷,但你也別打量我們的主意啊!拜託!」

『不會啊...很合理啊!對你們來說,小孩就是你們的愛情結晶。』
『多好啊!我可以幫你們照顧哦!真的真的!』

「不要打我們的主意!我們還沒想到這麼遠!我們還是學生...」佳蓉苦笑著。

我真的很想養孩子阿!我覺得很好啊!
陪著一個小孩子玩,照顧他,我覺得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說。

要打家維和佳蓉的主意是很簡單的,只要在他們倆不在的時候。
在家維的保險套上戳一個洞;再不然把佳蓉的避孕藥換成維他命...
然後他們就會結婚後六個月就生小孩子了。
我這想法很周到。
第一個月發現月經沒來;
第二個月考慮要不要結婚;
第三個月忙著訂婚事宜;
第四個月忙著結婚。
孩子生出來就是婚後六個月啊!
咦!?這主意真是不錯...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4


幾天後,我接到一通電話。
「請問你是劉謙凡嗎?」
『嗯,我是。』
「嗯,我叫陳真,請問你是伊潔的前男友嗎?」

伊潔?吳伊潔!
已是我腦海深處的記憶。
四年了,她音訊全無,我好想她。

「請問...你是伊潔的前男友嗎?」陳先生再次發問。
我回過神,『嗯,我們是網友,但不是男女朋友。』
「有空見個面嗎?想和你談論一些事情。」陳先生言語氣很沈重。

我不知道位陳真為何第一次通話就要求和我見面。
他是伊潔的男友嗎?
一切都發生在四年前,四年來,我不停的尋找著伊潔。
而今天,則有個人以伊潔為開場白來找我。
我一口答應了和他見面的事。
我很想知道,伊潔現在過得好不好。


兩天後,我和陳先生約在一家咖啡館。
他一個人來,看似個上班族,穿西裝,手提公事包。
表情平和而沈靜。
相比之下,我穿個學生T-shirt配牛仔裝。
眼神中,只有期待。
期待聽到有關伊潔的資訊。

『您好,你是陳真先生嗎?』我和他握個手。
「嗯,劉先生,初次見面。」
『你今天找我來,是要談論什麼事嗎?有關伊潔的事嗎?』
「嗯,算是有點關係吧!」

「我這麼說好了。」
陳真拿出一張照片,遞給我。
我接過照片,一位約3、4歲的小女孩,笑得很可愛,很像...
很像伊潔!
難道,這是伊潔的小孩,她結婚了嗎?

陳真開口:「她,是你的女兒!」
『什麼?我!...的!...女!...兒!...』
我拿起照片,顫抖著。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5


伊潔是四年多前認識的網友。
她是個性很可愛的女生,講話時帶了一點香港的口音。
她的個性很好,很順著人,很有賢妻良母的感覺。

四年前常和她在線上聊,相談甚歡,很合得來。
認識她時,她大四;我高三。

到了我升大學的暑假,她剛好大學畢業。
我們每一兩天見一次面。
我蠻喜歡伊潔的,我有追她的意思。
但那時的她,總是很煩心,因為她找工作一直碰壁。
一天,她和男朋友分手,我們再次見了面。
一來工作沒著落,二來分手,她的心情很失落。
那晚我們到酒吧喝酒。
後來,我們就...


「哼!男生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佳蓉一臉不屑的說著。
家維露出詭異的笑容,拍拍我說:「我們都是男人,我懂的。」
『啊...我那晚我也什麼都不知道啊!感覺只是在作夢。』
「哈哈!你的夢這麼 "真實" !你是不是霸王硬上弓啊?」家維笑著說。
『哪是啊!那晚是我們都喝醉,她說她想...然後我好像就...』

「男人是禽獸...」佳蓉說。
「但女人偏愛小動物。」家維接著說。

佳蓉打了家維一下,像是家維說中似的。
佳蓉說:「和你相處這麼多年,我終於知道你的 "神秘的故事" 了!」
「然後這 "神秘的故事" 發生完後,就很神奇的生了一個女兒了!」家維說。

『我...我完全不知道這事啊!後來她跟我說,她有吃避孕藥,叫我不用擔心。』
『後來,我和她就斷了音訊了。一切的通訊都是在網路上,我根本找不到她。』
『而現在她要結婚了,而陳真,也就是她的未婚夫。』
『想徵求我的意思,想將女兒交給我養。』
『雖然她不太肯。但陳真很執意要這樣做,再加上她也懷了陳真的孩子。』
『她只能聽她未婚夫的。』

「我覺得陳真這樣做很不應該。」佳蓉皺著眉頭說。
『但...如果不是這樣做的話,讓我的女兒在那家庭中成長,是不會幸福的。』
「唉...也是吧!」佳蓉說。
「所以你答應要養那女兒了?」家維問著。
『嗯,這是不用猶豫的問題,因為她是我的女兒。』
「那你自己呢?你沒有想過你有這個能力、時間、心力嗎?」佳蓉問著。
「放心,謙凡他家很有錢,一定夠的!」家維拍拍我,對著佳蓉說。

我無奈的笑了笑,『現在大四,我只剩一門課,我會先把她接過來一起住吧!』
「哇...我們這要多一個小孩子了!好期待哦!」佳蓉笑著說。
「是嗎...」家維很懷疑。
『對了,你的女兒叫什麼名字啊?』
『她叫吳筱苓,三歲又十個月大了,聽說她很聰明哦!』我用手比個V字。
「謙凡啊!恭禧你!真是如你所願,你有了女兒了。」佳蓉笑著說。

「對啊!不然他一直在打我們的主意」家維很無奈。
「每次我都在檢查我的保險套有沒有破一個洞勒!」家維繼續說著。
佳蓉聽了不說話,但點有臉紅。

『可別這樣說,你們還是可以生一個,讓筱苓多一個伴,也是不錯的哦!』
「謙凡!不要!拜託拜託!...」家維緊張的說著。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6


夜裡,我拿著筱苓的相片,邊喝著咖啡。
記得前陣子,我想養孩子想的不得了。
現在我倒憂心起來了。
我的生活可能會改變很多。
那我是不是不能談戀愛呢?


有云: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我還真以為我有了女兒就成孝子。
那天跟我老爸媽開口時,他們真的嚇到了。
老爸述說男人之道,唸了三天;
老媽講養兒育女之事,講了一個禮拜。
他們莫名奇妙的成了阿公和阿媽!
怎麼會不訝異呢!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忙著相關的法定程序,一切都是經由陳真辦理的。
其中也做了DNA檢驗,她是我女兒。
日後由我來撫養筱苓,但定期會回去看她媽媽。


我翻了許多有關小孩教育的書,親子互動的書。
看電視只看標準的三台:東森幼幼台、Cartoon Network、Disney Channel。
家維和佳蓉很無奈,因為我搶著看這三台。
再一個星期就要帶筱苓回來,我不得不這樣做。
只希望能跟筱苓好好的相處,給她最完善的一切。


到了要帶筱苓回來的那一天,請家維和佳蓉陪我去。
希望佳蓉能夠發揮她母愛的光茫,給筱苓一些吸引力。
事前我做了不少的心理準備,但還是掩飾不了我的緊張心情。
這是我和筱苓第一次見面;也是四年來第一次見到伊潔。
筱苓穿得漂漂亮亮的,看似個小公主。
而伊潔低著頭,刻意避開和我四目相接的機會。

『吳筱...吳筱苓,我是...』
筱苓看到我,躲到她媽媽的身子後面。
看她躲著我,令我有點說不出話來。
難道是...因為我沒有穿米老鼠的衣服,她才這麼怕我嗎?

『苓苓,他是妳的爸爸哦!』伊潔摸摸筱苓的頭。
原來他們都叫她苓苓,真是可愛的暱稱。

啪!啪!啪!『苓苓、苓苓!』
我雙手拍三下,然後邊比個過來的手勢。
但筱苓再次躲到伊潔的身後。
難道,我嚇到她了嗎?
「謙凡,這是叫狗的方式耶!」家維在我耳邊輕聲說。
『啊...是嗎?』

佳蓉聽了在旁笑著,她直接走過去,牽著筱苓的手,說:
「苓苓,那是妳的爸爸,妳過去叫她一聲 "爸爸" 好不好。」
「妳是誰啊?」筱苓歪著頭。
「嗯,我是妳爸爸的朋友,佳蓉阿姨。」


『對啊!對啊!苓苓,我是妳...#$%^&*』
我正要介紹自己是她老爸,但家維摀住我的嘴。

「不要用叫狗的方式對她說話!」家維說。
『嗚...嗚...嗚...』我猛點頭,但嘴被他摀住。
「講話慢一點,不然她會嚇到!」
『嗚嗚嗚嗚...』我還是猛點頭。
「你有了女兒了,不淮再打我們的主意哦!」
『嗚!嗚!』我點點頭。
家維放開手。

佳蓉正和筱苓說話,感覺佳蓉已經得到她的信任般。
我見了很高興,但不想打斷她們。

看看伊潔,一樣靜靜的,一樣很美麗。
我對她微笑了一下,我手指一指旁邊,『來聊一下,好嗎?』
伊潔回頭看她未婚夫,陳真向她點點頭。

伊潔和我走到一旁。
我知道她一定有十足的理由解釋這一切。
但我阻擋不了自己的好奇心與四年來的思念。

『好久不見,一轉眼四年了。妳還是一樣...美麗。』
伊潔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美。

「你也是,一樣...一樣的可愛。」
『有什麼用呢!妳還不是不肯讓我追。』
「...」她嘟個嘴,向旁邊看了一下。

『好啦!過去的事情了。』
『不過,我很想知道,妳當年為何不讓我知道...這麼多的事情?』

「謙凡,你給我的感覺一直很好。我很喜歡你。」
『嗯?』

「但是,喜歡是喜歡,跟愛是不一樣的。」
「我無法和你在一起。」
「我真的曾試著想愛上你,但,我真的沒辦法。」

『緣分,是不能強求的。』

「我執意的生下筱苓。原本我想跟你說的,但...」
「你還是學生,要來承一個這麼大的擔子,我真的很不忍心。」

『我不在意啊!』我很堅定的說著。
「我就知道你會說不在意!」她苦笑了一下。

「我帶苓苓的這幾年,日子過得很苦,直到遇到了他。」她看了看未婚夫。
她的神情透露了無奈,但有一絲微笑。
「我願意為筱苓放棄一切的,包括我的辛福。可是我沒辦法!」
伊潔摸摸肚子,她和她未婚夫的孩子。
「我把筱苓交給你,雖然是健全我們家庭最好的方法。謙凡...」
她的眼淚潸潸流下。
「謙凡...對不起。我們是不是犧牲了你日後的幸福。」
不知她是蹲是跪的,身子彎了下來。
但我扶住了她,並抱住了她。
我緊緊抱著她,眼眶不禁泛紅。
不知道這是不是最後一次和伊潔擁抱的機會。

『妳真傻!怎麼會呢!筱苓也是我的女兒啊!』
我真的很愛伊潔,但我說不出口。
扶住伊潔的肩,擦擦她的眼淚。
『可能是上天給了我內心的指引,我最近竟然非常想養個孩子。』
『我是說真的哦!』
『這個機會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7


筱苓很乖,那時她沒哭沒鬧,直說:好、知道...
她真的是一個很懂事的小孩。
我牽著她的小手到我的住處。
一路走來,我真的很緊張,也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
還好筱苓很喜歡佳蓉,一路一直有笑聲,可惜不是對我。

事前我一直在想,要一個純真的小孩子,跟三個讀資管系的大學生住!
嗯...所以我們要徹底改變。
一來,是環境要變,我們買了些洋娃娃。
二來,家維這個色鬼在宿舍放這麼多兒童不宜的東西。
像是A漫、A片、A書、A Game等之類的。
我逼他刪掉、丟掉、燒掉!
對他來說,這是最難捨的新生活運動。

喂喂喂!我當然沒有這些東西啊!
我可是個道貌岸然的人呢!

到家前,在門口,我停下腳步。
『苓苓,妳知不知道我是誰啊?』
「嗯,你是...」她的聲音漸小。「你是我的爸爸。」
我開心地緊抱著她。
雖然她講得很小聲。但是至少她知道,她懂。
我會盡一切的能力照顧她的。
這絕對沒有任何理由。

我將房間佈置了很多洋娃娃。
筱苓一進到房間,開心的一直笑。
我看了好高興。
筱苓笑的時候很可愛,眼睛瞇成一條線。

『苓苓,喜不喜歡呀?』
「爸爸好厲害哦!跟我以前的房間一樣唷!」
真感謝佳蓉,把我房間佈置成這麼女性化。
將來說不定朋友一來到我房間的時候,會誤以為我帶有強烈的女性傾向。
沒關係!筱苓喜歡就好。

我帶筱苓走到客廳,家維和佳蓉看著電視。
『苓苓啊!以後啊!妳就和爸爸,還有叔叔、阿姨住在一起!』
家維聽了嚇了一跳。「就不能叫 "哥哥" 嗎?」
『不行!一定要叫叔叔!』
「呵呵...我都自稱阿姨了!你就當叔叔有什麼關係。」佳蓉笑著說。
『哈哈,是啊...』

「我以前也和一個叔叔和媽媽一起住哦!媽媽和叔叔都對我很好很好。」
『嗯?陳叔叔也對苓苓很好嗎?』我蹲下來跟她說話。
「對呀!」她點頭點的很認真。
「因為叔叔白天都要上班,不然他都一整天陪我哦!」

其實聽到這我很訝異。
希望我養筱苓的,也是陳真。
我還以為陳真不太喜歡筱苓呢!
沒關係,至少我不必擔心筱苓過去有什麼陰影。

筱苓繼續說著:「叔叔每個星期都會帶著我和媽媽一起出去玩呢!」

唉呀!妳這心機重的女兒,要我帶妳出去玩就早說嘛!
不必隱喻的這麼明顯!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好,那爸爸以後也會常帶妳出去玩,苓苓說好不好?』
「好哇!好哇!」筱苓露出她一貫的笑容。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8


我開始養女兒的事,立刻傳遍整個資管系。
不少同學在問,連系上的教授都跑來關切。
「劉謙凡同學啊!我結婚6年了,都還沒打算生孩子了。」陸教授說著。
「想不到你21歲就有個3歲大的女兒啦!」他繼續說。
我21歲,這教授42歲了。
也該早點生個孩子吧!

『我...我年輕時,不懂事。』
「啊你該早跟我說嘛!我就不會當你的微積分當三年了啊!」陸教授笑著說。
『沒關係,我也是最近才開始養女兒的。』
「啊是哦...孩子好不好帶啊?」陸教授露出關切的眼神。
你當了我的微積分三年!
不要怪我,要就怪你問錯人了。

『孩子超好帶的!帶孩子之後,我整個人都變得很有精神。』
「嗯?好像是耶!我覺得你變開朗了!」
『沒想像中這麼難啦!不要聽外面的人亂說。那都是客套之詞。』
「是哦!看來我也該生一個了。」
『對啊!教授您年紀也不小了,最好一次雙胞胎。帶起來更有趣。』
「嗯,是哦?你帶的不是雙胞胎吧?」
『我聽我一個朋友說的。』
「哇!那太棒了!我本身是雙胞胎,這樣機率一定很大。」
『陸教授,加油囉!等著聽你的好消息!』

教授,我可是很誠懇的回答你呢!
反正我大四了,再過兩個月我就要畢業了。
畢業時我會請您為我的學士帽撥穗的。

其實帶孩子帶了一個月了,我覺得蠻快樂的。
缺點就是忙了點,但我樂此不疲。
筱苓很乖很聽話,跟她說什麼事,她全都說好。
我對她做了許多學習計劃,她都很樂於學習。
我安排了:認識動物、認識科學、認識數字、學習英文、學習音樂、學習游泳。
我都自己安排時間來教她。

當然,身為資訊人,怎麼可以不做資訊事呢!
開始天天到Google搜尋些有趣的資料與圖片。
東西不能太無聊、又能太難。
我常將學習融入在生活當中。
像是有一天,我和筱苓走在路上。
『前面那個是什麼?』我指著紅綠燈。
「是紅綠燈。」
『現在是什麼color(顏色)的?』
「Red!(紅燈)」她講得很大聲。
哇哈哈!我女兒會講英文呢!
『You are wonderful!』(妳很棒哦!)
她聽見我誇讚她,笑瞇瞇的看著我。

『紅綠燈下面有沒有一個阿姨啊?』
「有啊!有啊!」
『她長得怎麼樣呢?』
「嗯...Beautiful(漂亮)!」
『那爸爸呢?』
「嗯...我想想唷!」
我把她抱了起來。

「Rich?」(有錢?)筱苓指著我說。
『不是,是Handsome(英俊)。』
「Handsome是什麼意思呀?」
『就是很帥的意思。』

家維常說我對筱苓做的不是學前教育。
而是洗腦教育。



【我的女兒】My Daughter-09


到了週末,和伊潔約了時間會面。
筱苓那天很高興。
直說又可以見到媽媽和叔叔。

我、筱苓、伊潔和陳真,找了家咖啡廳,吃個簡餐聊聊。
其實要這樣四個人坐下來談。
我倒很不習慣。
一來,我不如陳真的成熟穩重,我不知道要談些什麼。
二來,每當我見一次伊潔,會加深我對她的思念。
「叔叔,我覺得爸爸現在穿衣服開始學叔叔了唷!」
筱苓先開了口,一樣笑瞇瞇的說著。
我笑著說:
『哈...對呀!每次看到你穿的這麼莊重,我就不好意思再穿我的學生裝了。』

「謙凡,你要穿得好看一點,早點交個女朋友。」伊潔說著。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什麼是女朋友啊?」筱苓問。
「就是要妳要爸爸快點認識一個阿姨,然後是妳爸爸很喜歡的阿姨。」伊潔說。

我看到陳真的表情沒有改變,可能他這個話題他不喜歡吧!
我趕緊說:『我現在好好帶筱苓就好了。』
『緣分的事,就交給天吧!像上天就給我個這麼棒的女兒。』
筱苓聽見,笑得很開心。

「苓苓,妳有沒有乖乖的?」伊潔問。
「有。」
「爸爸對妳好不好啊?」
「很好唷!以前媽媽和叔叔只有晚上陪我,但現在爸爸一整天都陪我耶!」
筱苓開心的說著。

「那就好,小孩子很誠實的,可見你還蠻細心的嘛!」陳真笑說。
『哈哈,我考完研究所後,就都很閒啦!所以很有時間。』我笑著說。

「那你自己呢?生活改變了不少吧?」陳真說。
『嗯,還好啦!苓苓這麼貼心,我不會覺得辛苦。』
「若你覺得生活上有什麼負荷不來,可以跟我們說,我一定會想辦法解決的。」
『嗯,不會啦!我想沒有這麼一天的。』
「那就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我們互相約定半個月至一個月見一次面。
而這次見面令我訝異的是,陳真跟伊潔說,把她的留個e-mail和msn給我。
我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見面已經加深了我對伊潔的思念。
更何況互相留下更寬廣的連絡管道呢?

若我是陳真的話,我可能還沒有他這種氣度。
我會因為愛,而怕...怕失去。
這點可能是我該跟他學習的地方。


陳真將筱苓託我養育時,對我是這樣說的:
『伊潔懷了我的孩子,我們就要結婚了。』
『但是筱苓不是我的女兒,我怕我不夠愛她。』
『將筱苓交給你扶養,是健全家庭最好的方法。如果你肯,你愛筱苓的話。』
以筱苓的講法,陳真對她一直都很好,筱苓也很喜歡他。
陳真對我說的,真不像是很好的理由。

其實給我什麼理由我都無所謂。
只要肯讓筱苓給我養的話,我一定照顧到底。



【我的女兒】My Daughter-10


一大早,才睜開眼。
就看到筱苓坐在我旁邊。
「嘉!」筱苓把臉貼過來,雙手張開,呈可愛的嚇人姿勢。

一般小孩子起床的時候都會哭,而筱苓都笑瞇瞇的自己爬起來嚇我。
筱苓從來不哭,和我住了一個月以來,她沒有哭過。


「你怎麼這麼晚醒來啊?」筱苓問。
我看看時間,9點了。
『苓苓對不起哦!昨天打電腦打太晚了。爸爸去買個早餐給妳吃哦!』
我起身下床,並把她抱到床下。
「佳蓉阿姨買給我吃了。」
『有沒有謝謝阿姨?』
「有。」

昨天晚上突然看到學校的bbs站的Anonymous(暱名)板上看到一個斗大的標題。
 "聽說資管系大四有人莫名其妙的養了個女兒!"
回覆的文章數已經蟬連兩週冠軍了。
我忍不住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把裡頭的文章看完。
有些不理智的批評者,說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有些理智的誇讚者,說我是男人中的男人,是本校之光!

家維伸伸懶腰走到我房間。
「嗯...早安啊!」
『早啊!』
「叔叔早安!」
「你今天怎麼睡這麼晚?」
「還不是你!」家維指著我。
『我?』

「你知道bbs上,大家都在討論你和筱苓的事情啊?」
『我知道,昨晚看到。有兩千多篇回覆文章。』
「我還不是為你好,猛誇你是男人中的男人,是元智之光。」
原來理智的誇讚者是你啊!

『嗯,真是感謝。』
「結果佳蓉一直回文章罵說,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原來是佳蓉!

「昨晚我和佳蓉還因此而吵了起來呢!」
『哇!這有什麼好吵的。』
我轉身摸摸筱苓的頭,對她說:
『苓苓啊!妳要記住,家維叔叔還是比佳蓉阿姨聰明一點點的。』
「不是!是很多!」家維信心滿滿的說著。
「那是一點點還是很多啊?」筱苓歪著頭問。
『一點點!一樣笨!』
「很多很多!聰明多了!」
『一點點!』
「很多很多!」
『...』
「...」

筱苓看到了笑得很開心。
佳蓉聽見聲音,走了過來。
「你們剛剛在說什麼啊?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爸爸和叔叔剛剛在說...#$%^&*」筱苓正要說,我摀住她的嘴。
『沒事!我們來去買candy(糖果)!』
「嗯...叔叔幫苓苓買chocolate(巧克力)。」
「好哇!好哇!」筱苓笑著說。
「有問題!」佳蓉插著腰說著,看起來真像個阿姨!

我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像爸爸!
記得那天帶筱苓去賣場買東西,筱苓一直在叫我爸爸。
旁邊有個婦人說道:『難道現在的小孩子哥哥和爸爸是不分的嗎?』
我不想跟那婦人說,不然她一定會說現在的年輕人很亂之類的。


過了幾天,伊潔開始寄e-mail給我。
她除了問問筱苓的近況,還說想知道過去四年的近況。
我過去的大學四年?

課業成績很差,都是班上後5名的。
沒有參加社團,因為不合興趣。
追過四個女生但都失敗,外加搭訕過一次還睡了一個晚上的牢房!
大學主修的三學分,課業、社團、愛情都被當了。
這些事怎麼能對她提起呢?
我更不能對她說:過去四年,天天都在想妳。

那次我回信,故意帶過這個話題,並問她四年來的近況。
才漸漸瞭解她過去的四年。


伊潔懷孕後,她不顧家人反對之下,獨自生下筱苓,並撫養。
當年不讓我知道,是她認為我年紀還很輕,不能接下這麼大的擔子。
而從前相處的日子,她對我始終沒有感情。

筱苓出生後一年,她遇見了陳真。
陳真很照顧伊潔和筱苓。
不久後,他們開始交往,至今兩年,論及婚嫁。
這個好消息,我很為她高興。
伊潔遇見了她的幸福,一個很愛她和筱苓的男人。

伊潔懷了陳真的孩子後,一切都很安好。
打理一切,並準備結婚。
但突然有一天,陳真說要將筱苓交給我撫養。
陳真從來沒這麼執意過。
直說這也是我這當父親的權利。

我們開始頻繁的連絡。
我害怕,我怕我會越來越想她。
我害怕...因為我依然還愛著她。



【我的女兒】My Daughter-11


家維飛奔似的跑到我房間。
「幹!...你...你你...」他喘氣的說著。「...你...上了!」
『不要在我女兒面前講髒話啦...!』我被家維的匆忙嚇到。
我正在教筱苓Do Re Mi,我摸摸筱苓的頭。
『苓苓啊!剛剛叔叔講的是髒話,不可以學哦!』
「叔叔講髒話?」
『對啊!他剛剛講的第一個字。』
「幹?」筱苓真聰明!
『對!所以妳不可以說哦!』
「不是啦...謙凡!你上了!」家維說。
『上什麼?』
「研究所第一階段啊!」
「啊...!真的嗎?我上了!我上了!」我笑的合不攏嘴,並抱起筱苓。
「爸爸?上了?」筱苓歪著頭說著。
「別忘了請客哦!吃王品哦?」家維笑著說。
我突然不笑,對啊!我有什麼好高興的。
『啊?這...這只是第一階段啊!所以,離請客的距離還很遠。』
我一定要正視這個請客的問題。
要不然,上千元的荷包就不見了。

原本我的生活很閒,每天只要照顧筱苓就夠了。
我有課的時候,就請朋友幫忙照顧一下。
班上的女生還排隊搶著呢!
不過後來聽說筱苓常會問照顧她的女生...
「妳覺得我爸爸怎麼樣?」
「我爸爸很帥對不對?」
「妳喜不喜歡我爸爸?」
「我爸爸人很好,妳要不要和我爸爸一起去吃飯?」
我的女兒真是貼心。

而我上了第一階段,確實蠻令人高興的。
但生活可能會改變了些,因為要忙著準備第二階段資料審查的東西。
這天我非常高興,用手機打電話給伊潔,想告訴伊潔這個好消息。

電話接通後,我聽到的,卻是哭泣的聲音。

『伊潔,妳...怎麼了?』
她沒有說話。
聽見她的哭泣聲,我倉皇了起來。
『怎麼啦?心情不好嗎?』
「我...我結不了婚了!」
『啊?為什麼?吵架嗎?沒關係啦!很快就沒事了。』
我希望這樣講她能開心一點。

「陳真...他...得了癌症...是末期...」
我的手機掉下,電池跟著摔了出來。
筱苓看到,幫我撿了起來,並試著裝回去。
我看著她裝著,試了幾次,因為卡榫斷了而裝不起來。
我蹲了下來,只覺得心中好亂。

「爸爸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筱苓從口袋拿出一顆糖果,遞給我。
「爸爸,吃吃糖果吧!心情會變好哦!」
我接下糖果和摔壞的手機,扶著她的肩。
『苓苓,爸爸好希望媽媽能快快樂樂的,永遠快快樂樂的。』

近兩個月來,我把當下的一切看做是幸福。
對於我,能好好照顧筱苓。
而伊潔也能幸福的跟陳真生活著。
現在陳真卻得了癌症,要伊潔日後如何是好呢!


那天還來不及說好消息,便帶著筱苓去看陳真。
陳真得的是胃癌,他原以為是長年的胃病。
直到近日痛到不行,才發現是癌症末期。
他定期在做藥物控制和化療了。
陳真看起來一切都很正常。
照常的和我們聊天說笑。
他還開玩笑的說:「我現在的頭髮可是真的哦!」
「爸爸和媽媽的頭髮也是真的啊?」筱苓疑惑的問著。
我們大家笑了笑。
但還是化解不開這沈重的氣氛。
伊潔的臉頰還留著哭泣過的痕跡。

陳真的情況還算穩定,所以目前還住在家中。
筱苓跟大家說著剛學會的1數到20,還會10以內的加法。
在對筱苓的誇讚聲和笑聲中。
大家心中卻滿是無奈。



【我的女兒】My Daughter-12


近來勞累而煩心。
一來是陳真的事,二來是我忙著第二階段的資料審查。
我不希望影響到我和筱苓的相處模式。
所以我大多是在晚上,說完故事哄筱苓入睡後,才開始準備資料。

對於陳真發生的事,我只能說,好在筱苓先交給我照顧。
不然對伊潔來說,養育兩個沒有父親的孩子,將是極為沈重的負擔。
這是我唯一欣慰的。

一天,我很煩,在筱苓看卡通的時候,找家維和佳蓉談天。
「怎麼啦?還在為資料審查的事煩心嗎?」家維問。
『沒有啦!資料準備的差不多了。說到煩,我還不是在煩有關伊潔的事。』

「我覺得,對於伊潔,我覺得...只能讓事情靜靜的過去吧!」佳蓉說著。
「因為這是命運,人們無法主宰,應該交給老天才是。」

「對於你和伊潔,將來都該找個人,來互相照顧。」家維說。
『我不用啦!我好好照顧筱苓就夠了。』

「你每次都只說別人,不想想自己。」佳蓉語帶指責。
「你一直在擔心伊潔日後沒人照顧,要獨自撫養小孩,那你呢?」

我聽了低著頭。

「你依然愛著她,對吧!」家維拍拍我。
『...』
「這對你來說,可能是個機會,你之後有機會照顧她,接近她。」

『不是的!不是的!伊潔不愛我。』
『我會照顧她,但我不會再強人所難。我和她都有孩子要照顧。』

「人與人之間的感覺,有時是會變的。」家維說。
『都是四年前的事了,我也該學著放下。』
「我覺得你該學著放下,對她的感情。」佳蓉說著
「我覺得她值得你等,你應該把握這個機會。」家維爭著說。
他們倆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爭了起來。
一個人把這視同機會;一個人認為我該學著放下。
聽他們這樣吵著,我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我都想過了。

『就交給緣分吧!』
他們的爭吵停了下來。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與熟識,都是緣分。』
『就像我和你們倆於同個屋簷,我和筱苓的父女關係,一切都得來不易。』
『什麼都別想,就好好珍惜當下吧!』


到了六月初,等了很久的研究所終於放榜了。
我一早我上網查了一下,是備取第12名,那到底會上還是不會上?
不管怎樣,這還是個好消息。
我照常的打手機給了伊潔,想告知她這個好消息。
『喂,伊潔嗎?』
「嗯,謙凡?」
『嗯,元智放榜了哦!』
「怎麼,想必是好消息是嗎?」
『還好,備取。』
「那,會上嗎?」
『應該會吧!要等6月16日那天,備取唱名後,才能確定。』
「嗯,我很為你高興。筱苓有個讀研究所的爸爸了!」
『那妳和陳真今晚有空嗎?來吃個飯,我請客。』
「啊...這個...」
『不方便嗎?』
「嗯...沒有...你這幾天又放榜又要畢業典禮,應該還有很多事要忙的吧?」
『嗯,最近跟同學連絡比較頻繁。那你們最近還好吧!』
「陳真他...情況還算穩定。」
『妳今天怎麼支支嗚嗚的?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沒有啦!等你畢典忙完,我們再見面吧!到時大家再好好的聊聊。」
『嗯,好吧!那幾天後再打給妳哦!』

掛上電話,家維飛奔似的跑了過來!
佳蓉也跟著走來。
「幹...你...你...你...」
『我上了是嗎?』
「對...對...」家維喘呼呼的說著。
「叔叔說髒話對不對?」筱苓問著。
「對...對...」家維點點頭。

『還不確定,是備取。』
「你會上的啦!今年是你最幸運的一年呢!」
『還好,今年我也收到不少壞消息。』
包括陳真得癌症的事。

「有女兒的人上研究所囉!」
佳蓉走了過來,笑著說:「你該知道要怎麼做了吧!王品、錢櫃是少不了的!」
『啊...這...』

家維開始轉身打電話約親朋好友。
佳蓉把筱苓抱起來,轉跟她說:「妳爸爸,上了研究所,所以要請客。」
『喂喂...別對筱苓做洗腦教育!』
佳蓉不理我,繼續對筱苓說:「人不可以賴皮對不對!」
「對呀!」
「所以妳爸爸不可以做一個賴皮的人對不對!」
「對呀!對呀!」
『我是說過...如果我考上的話啊...』
「你這跟上了還不是沒兩樣。」
結果家維約了大家,都安排在過兩天的畢業典禮完,全部由我請客。


到了畢業典禮完當晚,因為心中很有感覺,我作了一首詩...
『春去秋來大學畢』
『年少多采已成憶』
『祝君鵬程萬里時』
『在下難捨淚滿襟』

「咦!這首詩不錯耶!聽了很有感覺。」家維說著。
「對呀!劉謙凡,想不到你真是文學才子啊!」佳蓉笑著說。
「啊...什麼?」筱苓聽不太懂。
哼!都是你們,拉這麼多人來!
要不然我今天也不會痛失9000元。

『真的嗎?要不是我心中很有 "那種感覺" 我也不會做出這首詩的。』
「哦?什麼感覺?難道這首詩的本意不是如此?」

我開始解釋一番...
『春去秋來大學畢。』
『意思是...四個春夏秋冬總共16個過得可真快。』

『年少多采已成憶。』
『意思是...大學時不努力,被當很多科目,但都是過去的事了。』

『祝君鵬程萬里時。』
『意思是...當我道賀大家將去當兵和工作的時候。』

『在下難捨淚滿襟。』
『意思是...我才備取就請了9000元的客,真是難過的想要掉眼淚!』

「哇!原來本意這麼不優雅!」佳蓉說著。
『這本來就是我的本意啊!是你們曲解了!苓苓,妳說對不對!』我辯駁著。
「對呀!對呀!」筱苓很配合我。

「爸爸,你說今天晚上要打給媽媽哦!」筱苓提醒我。
『啊...對對對...我要打給伊潔。』



【我的女兒】My Daughter-13


畢業典禮完,打電話給伊潔。
我才知道,在我放榜的那天,陳真的病情持續加重,住進了醫院。
我和筱苓開始天天到醫院探望。
對於我,是第一次遇見沒有未來的病人,看了非常難過。
見到伊潔,她有著身孕,卻日日以淚洗面,見了很不忍。
她看到我和筱苓過來,總是止住淚水,並保持微笑。

「叔叔,你的病要趕快好起來唷!爸爸說,我們要一起出去玩。」
筱苓牽著陳真的手說著。
陳真笑了笑,笑容中帶了點痛苦。
「謙凡,聽說你上了研究所是嗎?」陳真一直努力保持微笑。
『嗯,沒有,還不太確定。』
「不太確定?」

『嗯,要6月16日才會確定。』
『那天備取唱名,我一定會買個大蛋糕來這裡,好好慶祝一下。』

「嗯...希望我能撐到那個時候。」陳真笑了笑。
伊潔卻哭了。

『你可以的啦!』
「伊潔,讓我單獨跟謙凡講一下話好嗎?」陳真對伊潔說。
「嗯,好。」
伊潔牽著筱苓出去。


「謙凡,可以請你有空能多關心、照顧一下伊潔嗎?」
陳真說得很慢。
我低著頭,看著他消瘦的身體。

『照顧伊潔,是你該擔當的,你要堅強,你是她的幸福,永遠是她的幸福...』

「世事未必都如己所願。」
「上天安排我的生命在這時裡劃下句點,也安排你在這時出現。」
「你該早點出現的,這樣筱苓會得到更好的照顧。」

『你們也照顧的很好,筱苓一直都很喜歡你呢!』

陳真笑了一下,「在我的保險櫃中,留了封信給你。」
「等我...嗯...到時...再打開看吧!」
我沒有回他。
因為我不想承認他即將離去的事實。

我拿起毛巾,幫他擦擦汗,邊說著:
『你是最適合伊潔的人,沒有人可以取代你的地位。』
『伊潔嫁給你,我真的為你們感到高興,真的很高興。』
『如果沒有我的話,筱苓由你們照顧,我相信一樣是個健全的家庭的。』
陳真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頭,笑了一下。

「你、伊潔、筱苓我都有留封信。筱苓等她長大,再拿給她吧!」
「我很滿足這一切。」
「我覺得我現在很幸福,真的。」
陳真流下眼淚。

他的生命中,有愛他的人,和他所愛之人。
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可是幸福很短暫,只能將此時和過去的瞬間,化為永恆。
他們的愛將是永恆的,我不會介入與改變。
因為這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取代不了的。



【我的女兒】My Daughter-14 End


到了我備取唱名的前一天,要到學校辦理離校手序,領畢業證書。
帶著筱苓,和家維、佳蓉一道去學校辦理。
家維即將入伍當兵。
佳蓉則找到一份IBM的工作,下星期就要開始上班。
我呢?會不會上研究所?不曉得,要明天才能確定。
若不幸去當兵的話,就將筱苓送到台北,交給老媽來帶她。
那...如果上研究所的話呢?
就讓筱苓讀元智大學附設的托兒所,我也可以就近照顧。
但...我的計劃會不會趕不上變化呢?

我們拿著熱騰騰的畢業證書,邊逛校園,邊聊著天。
走著走著還遇到陸教授。
陸教授一見到我,主動過來跟我說話。

「劉謙凡啊!這是你的女兒嗎?」
『嗯,對啊!她叫筱苓。』
「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那天聽了你的一番話,回家和老婆討論。」
『決定生小孩了嗎?』
「對啊!我老婆懷孕了!」
「啊...教授你是聽謙凡講的話,要生小孩啦?」家維一聽到,急忙問著。
「對啊!謙凡說的很有道理啊!」教授看看筱苓,摸摸她的臉,「好可愛!」
筱苓笑的很開心。

「劉謙凡!你實在是太恐怖了!」佳蓉指著我說著。
「嗯?為什麼會恐怖?」教授問著。
「嗯...沒有啦...」佳蓉似乎不想解釋原因。

這時,手機聲響起。


是陳真的病危通知。


帶著筱苓趕到醫院時,已經來不及了。
看到伊潔正在哭,我前去安慰她。
「陳真...要我...好好抓住我的...幸福...」伊潔哽咽的說著。
「叔叔呢?我們不是要來看叔叔嗎?」筱苓問著。
我抱起她,對她說:
『叔叔變成天上的一顆星星,閃閃發亮的星星。』
『他在那,一直看著苓苓和媽媽肚子裡的寶寶長大。』
筱苓眨了眨眼,坐到我腿上。
她低下頭,流下眼淚,是我見到的第一滴眼淚。
「叔叔死掉了是不是?」
『嗯。』
「我很想念他...」筱苓哭著說。
我擦擦筱苓的眼淚,緊抱著她。


當晚,陳真的家人送來一封信,是陳真留給我。
我一手抱起筱苓,另一手把信拆開。


----------------------------------------
謙凡: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可能已經不在了。三月底我為長年的胃病做了
檢查,發現是胃癌末期,醫生說可能只剩三個月。當我聽到這個消息
時,非常倉皇失措。好不容易,我在事業上、愛情上都有了底,卻收
到這令人心痛的壞消息。伊潔懷了我的孩子,我們也正準備要結婚,
我從來沒想過我要把筱苓送走。對於伊潔的過去我毫不過問,因為我
愛她。我也很愛筱苓,她是個極為乖巧的小孩子,將來當她爸爸我不
會有任何的猶豫。

我不怕離去,但我害怕即將離去的事實與後果。因為伊潔將獨自一人
撫養兩個孩子,每當想起都令我心酸不已。我對伊潔一直開不了口。
直到那天筱苓問伊潔,她為什麼沒有爸爸。而伊潔說,你是個很好很
好的人,只是沒有緣分。我才開始過問有關你的事情。當我知道了些
你過去的事情後,知道筱苓是你的女兒,你也是有撫養的權力,一個
孩子交給你照顧,也是可行之事。加上伊潔強調你是個很好的人,所
以才執意把筱苓交給你。

至今,我只有三個遺憾,我希望能看到伊潔幸福,我希望能看到兩個
孩子快樂的成長,我希望能看到有個健全美滿的家庭。數次見面來,
發現你對筱苓的好是不容否認的。我看得出,你還是很愛伊潔,你是
懂得付出的人。由你來照顧伊潔和這兩個孩子,是最適合不過的。如
果伊潔願意的話,我相信你是她的幸福。我希望你能擔當起照顧的責
任,其餘的,就交給緣分吧!

  祝 天天快樂 長命百歲

          陳真 筆 2004.6.1
----------------------------------------


陳真,我無法答應你所期許的未來,但我學會了把握當下。
我將時時刻刻珍惜、關懷、照顧我身邊的人。

這三個月,從一個平凡的學生,歷經生命中最猝然的轉變。
牽起筱苓的手,擁有我最心愛的女兒。
穿上學士服,將學士帽拋向空中的感動。
接起電話,得知你得癌症的噩耗。
收到考試的成績單,等待著明天與你分享我的成果。

明日是我備取唱名的日子。
你卻無法和我分享這份喜悅。

明天,請你為我高興,好嗎?

               by Girvan

          ~The End~



【我的女兒】My Daughter-後記


愛與緣分,繫於人與人之間。
它常悄悄的來,匆匆的去。
有時愛情在身邊,卻沒有珍惜與接納互諒。
有時親情在身邊,卻吝於開口和主動關懷。
有時友情在身邊,卻少了連絡並忙於時事。

人不能總是在失去才懂得珍惜。
更不能因為失去而苦於回憶。

用心、珍惜、把握當下。


          劉力仁 Girvan
          2004.07.21 完稿於桃園


--
人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
但人常用一生,去追求和維持所擁有的幸福。
而這世界上,有多少人認為活著是幸福,溫飽是滿足。

如果極盡一生,奉獻自己。
讓更多人得到幸福。
則自己快不快樂,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